1. <style id='bbaffa'></style><ol id='bbaffa'><pre id='bbaffa'><sub id='bbaffa'><span id='bbaffa'><ul id='bbaffa'><ol id='bbaffa'><style id='bbaffa'><code id='bbaffa'><small id='bbaffa'><abbr id='bbaffa'></abbr><acronym id='bbaffa'></acronym><select id='bbaffa'><del id='bbaffa'><abbr id='bbaffa'></abbr><sup id='bbaffa'></sup><th id='bbaffa'><thead id='bbaffa'></thead></th></del></select><select id='bbaffa'></select></small></code><ins id='bbaffa'><small id='bbaffa'></small></ins></style></ol><li id='bbaffa'></li></ul></span></sub><font id='bbaffa'></font></pre></ol><tt id='bbaffa'><p id='bbaffa'><dt id='bbaffa'><u id='bbaffa'><tr id='bbaffa'></tr></u></dt></p><tfoot id='bbaffa'></tfoot></tt>

      <tbody id='bbaffa'><tr id='bbaffa'><button id='bbaffa'></button><tbody id='bbaffa'><i id='bbaffa'></i><ul id='bbaffa'><dt id='bbaffa'></dt></ul></tbody><td id='bbaffa'></td><sub id='bbaffa'><dfn id='bbaffa'><div id='bbaffa'><thead id='bbaffa'><noscript id='bbaffa'><tt id='bbaffa'><em id='bbaffa'><td id='bbaffa'></td></em></tt><option id='bbaffa'></option></noscript></thead><noframes id='bbaffa'><bdo id='bbaffa'></bdo>

        <bdo id='bbaffa'><tr id='bbaffa'><sup id='bbaffa'><big id='bbaffa'><i id='bbaffa'></i></big><code id='bbaffa'></code><td id='bbaffa'></td></sup><bdo id='bbaffa'></bdo></tr></bdo>
      1. <style id='bbaffa'></style>
      2. <b id='bbaffa'></b><style id='bbaffa'><noframes id='bbaffa'>
        <noframes id='bbaffa'><td id='bbaffa'><del id='bbaffa'></del></td>

          p3試機號:涼山戰報|阿衣古哈莫的婚禮:

          火星編輯/2019-12-15/ 分類:中藥知識/閱讀:

            本報記者 梁現瑞 侯沖

            從公路旁到岳父阿木以布家,要上幾十步石梯,新郎木卡爾布幾乎是一路小跑上去的。

            12月10日,冬日暖陽中,喜慶的氛圍彌漫在涼山州北部大山深處的甘洛縣玉田鎮赤福村。

            當天是村里彝族姑娘阿衣古哈莫和鄰村小伙木卡爾布大喜的日子,赤福村的村民幾乎都來道賀。200多個親戚朋友站滿山坡,歡笑聲不斷。很多人都想瞅瞅,迎娶村里最漂亮的姑娘,男方將給多少彩禮。

            今年20歲的阿衣古哈莫是當地百里挑一的好姑娘:有文化,畢業于四川省彝文學校;工作好,在附近一個鎮的幼教點當輔導員;顏值高,皮膚白皙,身材高挑;賢惠,孝敬父母,吃苦耐勞。

            村里幾個小伙子暗地里打賭:“這么好的條件,沒四五十萬元恐怕出不了這個門。”

            彝族傳統,結婚時彩禮越多,姑娘家在村里就越有面子。因為這種心理,很多女孩結婚,都會相互攀比彩禮的多少。

            這一次,讓人大跌眼鏡的是,木卡爾布給的彩禮只有8800元。不僅彩禮少,婚宴也有點“寒磣”:沒有大堆的坨坨肉和堆成小山般的啤酒,只有“九大碗”。阿衣古哈莫的嫁妝,也僅僅是一身彝族服飾的裙子、腰帶、頭飾和腰包。

            嫁妝雖少,情深義重。一身嫁衣,媽媽親手縫制,用時近一年。在阿衣古哈莫看來,這套媽媽親手縫制的衣服,是最美的“婚紗”。

            彩禮輕了,新郎心里的擔子就卸了。他不是沒有忐忑過。天價彩禮曾是橫亙在涼山深度貧困地區的一座“大山”。在不少農村,彩禮動輒幾十萬元,且種類繁多,包括叔叔錢、舅舅錢等。許多家庭為籌辦彩禮,不得不背上巨額債務,陷入貧困,“愁眉苦臉辦喜事”。

            木卡爾布家不寬裕,父母都是當地農民,家庭年收入不到3萬元,一下子拿不出幾十萬元。“女方家如索要高額彩禮,我只能去借去貸。”木卡爾布曾有過心理準備。

            阿衣古哈莫家也不富裕。她家是建檔立卡貧困戶,父親阿木以布和母親阿衣介布都有病,靠種玉米土豆為生,人均年收入只有3000元左右。“你們身體不好,日子過得緊巴巴的,能收幾十萬元彩禮,日子不就好過了嗎?”有親戚建議,培養一個中專生不容易,再加上只有一個女兒,條件這么好,要多少錢男方都會給。

            面對誘惑,阿木以布也猶豫過。“嫁女富不了,吃狗飽不了。”阿衣介布的態度卻異常堅定:“我們日子好了,他們日子咋辦?”

            她的理由簡單:要太多彩禮,男方家就會背上債務,最終還是會轉嫁到小兩口身上。“尊重我女兒,讓她一輩子幸福平安,比啥子都重要。”阿衣介布認為,女兒結婚要高額彩禮,不是嫁女,是賣女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過去,因為高額彩禮,很多彝族婦女在家里沒地位,甚至因為懼怕賠償高額彩禮,即使生活不幸福也不敢提出離婚。

            阿衣介布的想法最終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。記者在玉田鎮走訪發現,不收高額彩禮的人家不斷增多。阿木以布的鄰居,建檔立卡貧困戶木乃布卡一家,兩個女兒出嫁時都沒要彩禮。在覺鐵村,村民木呷爾日有4個兒女,大兒子結婚給了3000元彩禮,小兒子結婚給了5000元彩禮,小女兒出嫁收了3500元彩禮。

            “有素養的人相互開親,互幫互助;重錢財的人相互開親,相互傷害。”這句彝族格言是木呷爾日一家人信奉的準則。

            玉田鎮黨委副書記爾古阿木告訴記者,為加快推進脫貧攻堅進程,近年來在鎮黨委、政府的大力倡導下,各村已將限制高價彩禮寫入村規民約,還成立德古委員會,對索要高價彩禮行為進行勸誡約束。全鎮最近幾年結婚的年輕人當中,八成左右的彩禮只有5萬元左右。

            “木卡爾布們”迎親的步伐輕快了,一個民族脫貧攻堅的進程加快了。

          一、凡本系統注明“國家知識產權局”、“中國專利公布公告”的所有作品,其版權屬于國家知識產權局和本系統()所有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不得進行商業性的原版原式的轉載,也不得歪曲和篡改本系統所發布的內容。

          二、凡本系統轉載其他媒體作品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系統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;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系統注明的文章來源,并自負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三、被本系統授權使用的單位,不應超越授權范圍。

          四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系統聯系的,請在本系統發布該作品后的30日內進行。

          閱讀:

          推薦文章

          Recommend article
          39中藥網
          微信二維碼掃一掃
          關注微信公眾號
          免責聲明:本站信息僅供參考_不能作為診斷及醫療的依據 ┊ 本站如有轉載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權問題_請速與我聯系 版權所有@39中藥網 京ICP備12024019號-6
          二維碼
          意見反饋 二維碼
          手机版炸金花哪个好